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故事会 > 传奇故事 > 侦探悬疑 > 正文

假手真凶

编辑: 时间:2017-11-09

  1. 假手

  清阳化工学院位于龙溪水库旁,依山傍水,环境清幽,占地近两百亩,有学生五千人左右,在同类高校中居于中等水平。

  在材料化学研究室后面,有一口一亩见方的荷塘。不知从哪一届开始,学院里开始流传起跟这口荷塘有关的一个恐怖传说:每年五月,第一朵荷花初绽的那个夜晚,必定有一只惨白惨白的手,沿着荷梗,像蛇一样蜿蜒而上,掐下第一朵荷花,然后连手带花沉进淤泥里……

  传说归传说,当然没人见过这一幕,理科生们没几个会相信这样的无稽之谈。不料,2002年初夏,一对热恋中的学生不信邪,跑到荷塘中间的亭子里卿卿我我。结果不知被什么吓到了,女生一头栽进荷塘里溺死了,男的当场就疯了,问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于是退学回家。这一来,那个荒唐的传说又被重新提及,甚至添油加醋,越说越邪乎,搞得人心惶惶。黄昏甫降,便没人敢走近那口荷塘。

  今年初夏的一个周末,非金属材料科学与工程系。04级学生林烈和周喜无聊之中,谈起这个恐怖传说。一向喜欢整蛊作怪的林烈笑着说:“最近太无聊了,要不我们玩一玩,让传说成真吧!”周喜说:“怎么个成真法?可别吓出人命来。”林烈说:“哪有那么容易吓死人的,玩玩嘛,找点刺激……”周喜说:“那要玩你自己玩,别扯上我。”林烈说:“你会雕塑,没你帮忙我自己玩不成。嘿嘿,你怕了?”

  周喜被林烈一激,便答应下来。

  几天后,一个月黑风高之夜,两人悄悄从材料化学楼钻出来,蹑手蹑脚走到荷塘边。听听四周没什么动静,周喜便偷偷地把一只用硅橡胶制成又用药水泡白的假手从怀里掏出来,伸进荷塘的水面下,放在靠近亭子的一棵荷花梗上——林烈早就算好了,随着日照加强,荷塘水面会慢慢下降,用不了几天,假手的中指指甲就会露出水面,然后是无名指、中指……

  没想到,游戏开始后第三天,一辆警车突然开进学校,几个警察从车里下来,在学校保安科长的带领下,走到荷塘边,把荷塘围了起来,不让所有师生靠近。

  消息灵通的学生说,荷塘里发现碎尸了!有一只断手在亭边的一棵荷花上,不知是人手还是鬼手!

  站在远远围观的人群中,林烈和周喜面面相觑:这也太夸张了吧?难道警察真那么蠢,连假手都看不出来?事情会不会搞大了?!

  折腾了快两个小时,除了那只手外,警察一无所获,收兵回去。

  警察走后,恐怖的气氛笼罩着整个学院。林烈和周喜两人一夜无眠,很想去看个究竟,却怕被其他人发现异象,惹来麻烦。

  第二天,学院贴出了让林烈和周喜目瞪口呆的警示:“最近我校荷塘发现人体残肢,据警方初步鉴定,残肢所有人为年轻女性,年龄约23岁,AB型血,身高约162cm,手腕曾有过割伤痕迹,是否为我校学生尚未确定。请知情者或发现身体其他部位等线索者及时向警方报告……”

  不会吧?明明是硅胶做的假手嘛,怎么也能验出血型和性别来?还是真那么巧,在他们扔假手的同时,有另一个人也向塘里扔了一只真手?如果是这样,那原来的假手警方不可能没发现啊!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连日来,学院里人心惶惶,林烈、周喜两人更是坐立不安,食不知味,一见到穿警服的人,他们便夺路而逃,仿佛已成了杀人嫌犯。私下里,周喜害怕地对林烈说:“该不会真有鬼吧?太邪了!”林烈白了他一眼,说:“鬼个屁!要真有鬼,那也是我们造的!巧合,肯定是巧合!难道真是巧合……”周喜见他语无伦次,便说:“我看,我们不如……不如向校方或警方坦白吧?这样下去……”林烈一听就火了:“我们又没干什么,最多是想整蛊同学而已,你想引火烧身啊!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会被开除的!”

  周喜无言。

   2. 真尸

  又一个惊人的消息在校园里传开:荷塘里,又一只手浮出水面!这一次,警方带来了警犬。警犬跳进荷塘里,边游泳边不停地嗅着每一棵荷花,一番搜索之后——果然,在那株荷花下,又挖出了两截断腿!接着,警犬再接再厉,又在几处地方发现异迹……结果,双腿、双臂、躯干都齐了,加上早先发现的那只手,整具尸体,只缺一个人头!

  在加紧搜索死者头颅的同时,警方跟校方联合发布公告,希望全校师生提供一个月内因各种原因离校不归的学生,特别是女生的资料。

  整个化工学院笼罩在一片恐怖的气氛中。夜里一过9点钟,学校便进入了宵禁状态,即使是白天,学生们宁可绕远路也要避开那荷塘。

  翌日,一个失踪学生浮出水面:失踪者是该学院制药与应用化学系的女生丁洁柔,今年22岁,是有名的系花。早在一个月前,丁洁柔请一周病假回老家粤北山区,然后就一直不见踪影。系主任赵高好不容易把电话打到她所在的村委,村委派人到她家一问,家长也慌了,说她根本没有回去过。警方调查,丁的同学说她曾经因为失恋而割过腕,但却没人知道她的男朋友是谁。另有知情者向警方透露,丁在校外租有民房,但知情者也不知道她的租屋在哪里。警方贴出寻人启事,同时拿着失踪者的照片,在学院所在的龙溪村询问了所有包租公包租婆,结果所有人都说没见过她。最后,还是警方在丁洁柔校内宿舍的枕头下找到几根头发,通过DNA跟荷塘碎尸化验证实,死者确是丁洁柔!

上一篇:双重杀手
下一篇:谜社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 | 热门标签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Copyright © 2017 故事网_故事会 All Rights Reserve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