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故事会 > 传奇故事 > 侦探悬疑 > 正文

青蛇案

编辑: 时间:2017-11-09

  一

  明宣德五年,况钟出任苏州知府。这天,况钟和随从马荣、王民由京城赶赴苏州上任,路过苏州城外的一段荒草滩,看见有一牛倌在一头倒地的牛犊旁急得直跺脚。况钟过去询问,牛倌说,牛犊被当地一种青蛇咬了,它放出的毒足以毒死一头体格健壮的大牛。

  况钟深通医道,他先细细查看了牛犊被咬的部位,然后伸手从行囊里拿出几根银针,扎在牛犊的穴位上,又喂了一颗专治蛇毒的药丸。不久,牛犊竟叫了一声从草地上站起来吃草了。牛倌千恩万谢,况钟见天色已晚,就让他带路找地方投宿。

  牛倌赶着牛群领着况钟主仆来到前面不远处的小镇上,住进了一家旅馆。三人吃罢晚饭刚刚入梦,忽听有人敲门,况钟将门打开一看,只见牛倌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前,说东家孙维绵夫妇被蛇咬伤,求他赶快去救命。况钟来不及细想,带上马荣和王民跟着牛倌去了。

  二

  途中,况钟从牛倌口中了解到,孙维绵的发妻早逝,留下一女名叫梦云。三年前,孙维绵又续娶张氏为妻,生下一子。

  况钟赶到孙家,只见孙家夫妇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孙家小姐梦云和三岁的儿子在一旁吓得哇哇直哭。邻居关老二和妻子郑氏在一旁急得团团转。

  况钟把完两人的脉息,对梦云说:“恕老夫直言,你娘已经毒气攻心,没救了。你爹万幸的是他自己用毛巾扎紧胳膊没使毒液蔓延,不然,也早不行了。”说着将几枚银针扎在孙维绵的胳膊上,又撬开他的牙关喂他服了药丸。

  几针下去后,孙维绵胳膊上就冒出了黑紫色的血,片刻之后,孙维绵渐渐苏醒过来。孙维绵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问梦云:“你娘咋样了?”听说夫人已遭不测,顿时号啕大哭起来。

  况钟向梦云询问事情经过。梦云说,刚才,她在西厢房里绣花,忽听外边传来一声女人撕心裂肺的惨叫,让人不寒而栗。因为声音像是从上屋传出的,于是她就往上屋跑。

  烛光下,只见后娘脸色苍白,嘴里吐着白沫,浑身痉挛,已经人事不省,三岁的小弟弟在一边哇哇直哭,爹一边用毛巾扎胳膊一边说:“梦云,我和你娘被蛇咬了,快去请郎中来!”爹还没把话说完,就不省人事了。梦云慌得六神无主,只知道喊爹,好在牛倌闻声及时赶来。梦云颤声道:“牛倌哥快救人!我爹和我娘被毒蛇咬了。”

  牛倌说他认识会治蛇毒的人,让梦云照顾好伤者,自己去找那人,说罢急忙跑出门去。屋里的忙乱声惊动了东邻孙维绵的表弟关老二夫妇,二人也匆匆赶来。

  屋里被褥凌乱,在卧室北边的屋角,况钟发现了一条缝隙。毒蛇会不会是从这里爬进来,将孙维绵夫妇咬得一伤一死呢?

  在这条缝隙附近,况钟发现了一撮黄色的细末,用指沾起,细闻,有一股刺鼻的气味。况钟知道,这种细末是硫黄。硫黄的驱蛇效果十分明显,无论什么样的蛇都会因为闻到硫黄散发出来的气味而绕开。这么一来,可断定蛇不是从墙角的缝隙钻进屋里,而是从窗户被人投进卧室来的。那么是谁将毒蛇从窗户投进卧室的呢?此时,天已大亮。有人想报官,况钟就亮出了自己的知府身份。

  况钟绕到后窗外查看。由于昨晚暴雨,地面泥泞,况钟发现后窗外有一排明显的脚印。如果孙维绵夫妇是被人投蛇毒害,无疑,脚印是凶手留下的。可谁能加害他们呢?如果凶手从窗外投蛇,那蛇在咬伤人后必定还得从窗子爬出去。说不定,这条蛇可能还在窗外附近。况钟让王民和马荣在窗外细细地寻找这条蛇。二人搜寻了一阵,除了发现几条无毒的草蛇外,没有找到青蛇的一点踪迹。他决定询问孙维绵,孙维绵向他讲述了昨晚发生的一切。

  孙维绵说,昨天是他五十岁生日,晚上,张氏陪他喝了几杯寿酒。睡觉时,张氏说腰部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孙维绵忙点亮蜡烛,烛光下,张氏看得清清楚楚,咬自己的东西竟是一条青蛇!孙维绵也发现了,他怕蛇伤到一旁睡得正香的儿子,忙拿过枕头想将蛇头捂住,哪知这条蛇回过头来在他胳膊上咬了一口。他知道这种青蛇毒性极大,就拿毛巾将胳膊扎起来。这时,梦云就闯了进来。

  孙维绵眼里滴下了泪水,悲伤地说:“没想到,夫人命短,弃我而去……”况钟问他能不能肯定这条蛇是从屋外爬进来的,孙维绵说他不能断定。况钟又问当时有没有听到窗外有什么声响,孙维绵说当时下雨打雷,没听到外边有什么异样的响动。

  况钟决定在乡邻们中了解一下孙家的情况。邻居们都对张氏之死大为惋惜,说两口子恩恩爱爱,张氏对待梦云比亲生的女儿还要亲上三分。也许是张氏的善心感动了上苍,前年她生下了一个男孩。这样一对口碑极好的夫妇,怎会被投蛇致死呢?

  况钟知道,这个案子表面上看不出什么,眼下当务之急是找到窗外留下脚印的人。

  三

  这时,在场的关老二说:“大人,我知道投蛇谋害表哥表嫂的凶手是谁了。”况钟问是谁,关老二说是牛倌。因为梦云和牛倌相好,可表哥表嫂嫌牛倌穷不同意,他断定是牛倌怀恨在心起了杀机的。关老二的疑心也不无道理,可如果凶手是牛倌,牛倌怎会在暴雨之夜去旅馆找人求救呢?况钟决定审问牛倌。

  牛倌说,那天晚上他将牛赶回圈后去村南表兄家喝酒,回来时已是午夜,刚回到牛棚便听到太太的惨叫声。他急忙赶到孙家,站在后窗外一听,结果听到了梦云的呼救声,就撞开门冲进去了。

  况钟仔细观察牛倌穿的鞋,这双鞋的大小和发现的泥脚印相吻合。那么牛倌会不会就是站在窗子后边的那个投蛇人呢?况钟将牛倌作案的情景在脑海里再现了一番。牛倌早就对孙维绵反对他和梦云的婚事感到不满,从表兄家喝酒回来后萌生了杀机。他绕到孙家后窗外,将一条准备好的青蛇扔到孙维绵夫妇的床上。扔完毒蛇后,牛倌并未跑远,听到女人的惨叫后他又跑回孙家。他救人是假,看自己得手与否是真。因为牛倌说过,他听到呼救声立刻就进屋了,但梦云说她进到孙维绵夫妇的房间里立刻呼救,又过了至少有一盏茶的时间牛倌才来的,这里时间对不上,牛倌在说谎!难道说,他在拖延时间好等毒发?

上一篇:没有凶手的连环谋杀
下一篇:弑父谜案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 | 热门标签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Copyright © 2017 故事网_故事会 All Rights Reserved.

Top